阮彬:“滄海桑田,初心未眠”-深圳大學法學院
阮彬:“滄海桑田,初心未眠”
2018-10-16信息來源:
編輯:學生2審核:

(編輯 葉子涵 文字與攝影 廖羚淇 梁瀟 李依婷)


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。

初見他,溫文爾雅,幽默風趣。詳談後,方才感受到他平和的外表下從未停止過燃燒的奉獻之心。自1993年起,他任職於深大已有24年。他沒有站在講台上任課,卻是同學們心中敬佩愛戴的好老師;他沒有耀眼的名號和頭銜,卻是同事心中負責踏實的翩翩君子。他是阮彬,現任深圳大學西麗校區管委會副主任。他是深大20多年變化的見證人,也是深大20多年衷心的守望者。


飽讀詩書   立誌深遠

1993年的秋天,一位目光堅定而自豪的少年,踏進了深大的沃土。帶著全村人的希望與寄托,他握緊拳頭,立誌讓理想成為現實。“我是在1993年9月份入讀深圳大學的,不知不覺我在荔園度過了二十載春秋,所以我一直在親眼目睹著這所大學的變化。”阮彬回憶道。談及當初選擇專業,他分享了當時幽默的場景。“之所以選擇法律,是因為我之前讀文科,所以對文科類學科比較有興趣。在這其中,我對文學和法律都感興趣。但是我當時有點誤解,認為要學文學就必須要自己發表很多文章,才有資格學這個專業。可我沒有發表過什麽文章,就沒有選擇這個專業。”這個懵懂的抉擇反而使他對文學的興趣越發濃厚:“我中學時候是文學社的。到了大學,我的語文老師林崗老師是中山大學的文學教授,他淵博的知識底蘊和生動的課堂展示,讓我對文學更加向往。”出於對文學的熱愛,他手不釋卷:“在大一的時候,我渴望讀書。除了專業書,其他方麵也會有所涉獵,例如經濟學,建築學之類。”他反複強調讀書的重要性:“我常常跟同學們講,北大的本科學生,四年下來總共會閱讀800本書,如果我們要達到像北大學生的素質,那麽我們首先就要從這個量上著手。如果這個量足夠了,那麽我們學生的素質肯定不亞於北大學生。”他現場做了一個簡單計算,每一個數字都是對他自身的一個嚴格要求,也是對同學們的熱切期待。

由於自身紮實的基礎和豐富的知識,阮彬在學生時期便出類拔萃。在高中時阮彬一直擔任班長和團支書。到了大學以後,憑借過人的組織經驗與能力,他積極主動地為學生服務,做學生工作,擔任班級團支書、學生會副主席以及團委的組織部部長等職務。而這些學生幹部的工作經曆,讓他真切感受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,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理想:留下,留在深大,留在這個充滿了夢想和朝氣的地方。1997年,在深大實行學院製之後,學校的人數規模擴大了,學生管理的崗位也由此增多。“我清楚地那是在1997年4月1號中午,老師打電話到宿舍樓下,說我們係裏要留一個輔導員,係主任董教授想見我。於是我穿好正裝帶上簡曆飛奔而去,抓住了這個機會。”他總打趣自己是運氣好,但在這一句輕鬆的“運氣好”後麵,不知傾注了何其多的汗水和深情。自此,深圳大學又多了一位忠誠的學生服務者,一位穩重的學生管理者。

櫛風沐雨   以笑相許

成為學生輔導員之後,阮彬的工作量大增。麵對密集的工作安排與巨大的工作壓力,他依舊笑容滿麵,散發著青春的活力。“我是村裏第一個正式的大學生,鄉親們為我放鞭炮送行,我與父母在車上,淚流滿麵。那時候,我感覺到我不僅僅是一個人,我肩負著父老鄉親的期待。”阮彬平淡地描述著溫情的過往,當時的感動、心酸與不舍,都化為雲淡風輕的幾句話,但卻給了他一直堅持下去的力量。

談及自己大學期間曾經遇到的困難,他說:“當時我的家庭比較貧困,家裏的兄弟姐妹都要讀書,而我父親隻是一位普通的公務員,家裏的負擔非常重。後來我就通過勤工儉學、申請獎學金和補助金,甚至和同學做餅幹促銷的兼職,來減輕自己的經濟壓力。”阮彬的眼神中閃爍著堅韌。如今看來,當初辛苦的兼職變得意義非凡:“那次兼職令我更加了解深圳,更加貼近社會,同時也緩解了我的生活壓力。當時一年學費800塊,我一個暑假就收入了1000多塊,這個工資單我一直珍藏著,它滿載著成就感。所以有困難,並不完全是壞事,它可以讓我們得到鍛煉。因此我們在麵對困難的時候,要樂觀積極點。”阮彬用自己的經曆詮釋著迎刃而上的態度,同時也讓我們看到,他總能捕捉到事物積極的一麵,有負必有正,有陰必有陽,阮彬就是那位一心向陽的智者。

愛我所愛   守望未來

   做所愛之事,愛己愛之人,是衡量人幸福的標準之一。阮彬一心育賢,守護深大這方水土,他認為這就是他的幸福。“跟我們交往時,他亦師亦友。”阮彬輔導的學生這樣評價。他認為在大學裏,老師和學生常常很是生疏,甚至連點頭之交都做不到。在他看來,那是一種令人心痛的現象。學生和老師應該常常聯係,同學們也應該主動多和老師交流。“我期待我的學生主動開口跟我說話。之前有我帶的學生回來找我,他描述了我讓他印象深刻的種種細節,我很感動。”也正因為看到自己培養學生的成果,阮彬對學生管理工作更加熱愛,更加認真。“作為老師體會到的那種責任與光榮,成為了我教育之路的動力。”

談及校園學生,他臉上的笑容愈為燦爛——那是對深大別樣的情懷。從前,深大塑造了他,現在,他是深大的辛勤園丁。他興奮地描繪著對深大的憧憬:“深大是我學習成長和發展的地方,我多麽希望她越走越好,越飛越高。”對於如何將這種寄望落到實處,他提出了建議和方法:“作為大學生,得注重自己素質的培養,要去探索和發展自己的興趣——明晰自己想做什麽職業,想過什麽生活。之後博覽群書,廣泛涉獵,多聽講座,汲取精華。”他堅信,深大學子的發展,就是深圳大學的發展。學子強,則大學強。

平凡之軀,孕育著不平凡的心靈。所謂“學貴得師,亦貴得友”,亦師亦友,是阮彬對學生工作的高度概括。他的青春見證了深大的崛起,他的汗水灌溉了人才的養成,而他自己,卻從未改變——物換星移,不棄不離;滄海桑田,初心未眠。